「恩愛滿溢 友情彌堅」: 涂恩友院長榮休感言

我多年生活工作在加拿大的多伦多,若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怎么能料到我会与差不多是地球直径的另一端,遥远的太平洋上的热带海岛沙巴有深厚的联系?

IMG_4484一切起源于2010年初夏,「协传」主任林三洋牧师介绍我拜访沙巴神学院,结识了涂恩友院长。

涂院长热情地接待了我,甚至为照顾我讲不好普通话而特定操起多年不讲的粤语来与我交流,让我觉得分外亲切。涂院长随即安排我在早会中与师生分享,于是,从这一场偶然的分享开始,我竟与这这里的师生,与这个神学院了再也分不开了……。

涂院长是个了不起的「鼓动者」,我现在也分不清在与他的短短交流中,他是怎样「潜移默化」地引导我察觉到马来西亚的需要,并从心里涌起对这里的负担,愿意加入这里的事工。我虽然长期在教育系统服务,也常常到各地讲学、分享,但我其实并没有从事过神学院的教学工作,涂院长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富于挑战性的服侍机会,邀请我在学院任课,并作相关指导,他甚至建议我以此地为基地,成为我到亚洲各地服侍的枢纽。

事情就是这样奇妙,与涂院长短短的一番接触,就影响并改变了我日后的服侍路向。

从那时到现在,四年来,我每年从寒冷的加拿大起程,飞越浩瀚的太平洋,落脚在椰风蕉雨的沙巴。涂院长常常亲自开车到机场来接我,每当看到他儒雅温和的笑容,就像这里的风一样,让我心里暖暖的。

在我参与神学院的教学活动期间,每遇有嘉宾来访,涂院长便引介我与对方相识,扩大我在神学教育环境中的认识空间,以便我能更宽广也更有效地服侍。在与涂院长四年有限的交往中,有许多这样令我感动的大大小小的经历,这些事,在涂院长做来,都是自自然然的。这让我看见涂院长的见识和胸怀,感受他广阔的国度观。随着我对这里的了解,我更看到,因着涂院长这样的气度,坚定明确地带领沙巴神学院的方向,让这样一间本来由巴色会独力支持的神学院,走上超越宗派藩篱的神学院。涂院长以他二十多年的不懈努力显明,他一手创建的这所神学院,不某一个人的事工,也不单单局限于某一宗派的范围,而是属神的国度,是为天国预备人才的圣工。

在涂院長帶領之下,學院裝備了許多傳道人与涂院长闲谈,难免提到一些令人痛心的事:信徒骄傲软弱误事、懒惰失职,以致神的名受亏损……,这类话题很容易引发大家批评、定罪的话。我注意到,涂院长的反应却总是气定神闲、不恼怒,不焦躁,静听之余,缓缓道出问题所在,再把议论焦点转到如何解决问题避免冲突的方法上。他以和谐的态度,悉心推动装备工人,着眼于建造而不是拆毁,努力让把神国的资源充分发挥。谈话中我还知道院长对学生的现况、毕业生在哪些工场服侍,以及诸如此类巨细不分的学院的运作事宜,全都记在心上,我才知道,在涂院长一向谦和平静的笑容之后,他其实惦记着太多的师生,牵挂着太多事工。

走在恬静优美、设备完善的校园,看到老师和同学和谐共处、教学顺畅的节奏、硬件条件一流的神学教育环境,想象二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林莽苍苍的荒地,无须任何人介绍这段路程是怎样走过的,我已然透过每一座楼,每一条小路,「看见」涂院长和同工们胼手胝足的辛劳,「看见」捐赠者对学院的高度认可与浓厚感情……。

四年之后的现在,沙巴神学院已经成了我另一个在神里面的家,此刻,安坐在北美安大略湖畔的家里时,我会牵挂想念涂院长和沙巴的师生。我不曾料到,六十多岁的我,竟在自己的晚年,在地球另一面的沙巴开展全然不同的神学教学工作!这真是奇异恩典啊。

现在回想这些点点滴滴的事情,我领悟到,这一切,都有神的美意,也有神的仆人的带领,都不是偶然。

2015年8月沙巴巴色會按牧典禮中遇上涂院長

2015年8月沙巴巴色會按牧典禮中遇上涂院長

最后,我想说,谢谢你,涂院长。

谪自《跨越族群的情义:涂恩友院长荣休文集》2014, 15-18页。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