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領袖的誠信 到 信徒的禱告

香港特區政府幾位擁有最高權力的官員,最近都分別被揭露涉嫌做出違反廉潔公正的事,這些震驚的新聞令全城、甚至海內外華人都為之嘩然,驚覺原來有這麼多位高權重者公務處事欠缺誠信。

自以為義.絕不是我

權貴名人或備受敬重的人士,無論是政府官員或教會領袖,當他們的誠信一旦被質疑,做出教人失望的行為時,我們就會不其然有「被騙」的感覺,氣憤的情緒隨即產生,並且質問說:「你們身處高位,怎能如此?」「你們理應處事清廉,氣節高尚……」此刻,心裡還可能浮現自以為義、高人一等的傲慢態度,認為這些缺德的行為,絕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誠信是高尚人格堅守的信念,是一個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每個自由的社會、清廉的機構或團體都會力倡和尊崇。為了防止貼近權力核心的人物不以權謀私,除了設立完善的監管機制外,還要領袖有嚴謹的自我約束力和不貪不腐的品格情操。

因此,人們對領袖的操守常有很高的期望:「他是負責任的領袖、忠於自己的承諾、堅守誠信麼?」「他能否言行一致、不為誘惑所勝?」一個社會或團體若不能凡事建基於誠信上,就無法與外界建立互信的關係,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就只能靠硬磞磞的法律來約束了。

信徒標記.核心價值

從《聖經》的教導來看,誠信是基督徒身份的標記。我們既然追隨基督,行在光明中,就不要再被魔鬼挾制;誠信,就是屬基督、不屬魔鬼的最好明證。《聖經》說,說謊(不忠誠)是魔鬼的「私有物」,因牠本來就是說謊者,也是說謊之父(約8:44)。「所以你們要服從神,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雅4:7)「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弗4:27)

誠信除了是基督徒身份的標記外,更是信仰的核心價值。使徒保羅說:「你們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弗4:1)那些經歷基督恩典,願意一生追隨祂的人,不能講一套、做一套。使徒約翰也說:「人若說我認識他,卻不遵守他的誡命,便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裡了。」(約壹2:4)

誠信不單單是外在的行為(遵守主的誡命),更是內心的狀態(有主的真理)。倘若缺乏內心的忠誠,別人看似「誠信」的行為,只是用來維護面子、道貌岸然的「造作」,徒然是法利賽人式的偽善。心是誠信的根基,大衛王憑著內心的真誠行事,贏得詩人的讚賞:「……他(大衛)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詩78:72)

與主關係.檢討禱告

誠信,簡單而言是內心的純正。說到底,我忠誠純正嗎?我對人、對上帝全然忠誠嗎?信徒應該時常反省自己與主的關係,檢討自己向神的禱告,就是誠信最好的指標。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位到國外旅行歸來的旅客,在海關入境的申報表格上,宣稱沒有攜帶任何違禁品,只申報攜帶了某些物品入境(價值超過國家容許的免稅額),這表示他願意繳付超額的稅項。然而,當海關人員檢查他的行李時,卻發現行李底層藏有大量毒品!肇事者被檢控時,還振振有詞說自己沒有完全錯誤,因為他已主動申報超額禮品的總值。試想他在稅項申報上,能為自己挽回多少誠信?他的所謂誠信,又值多少分呢?

撫心自問,在個人的禱告上,我也常常與這位極不誠實的旅客相似,把自己最難於啟齒、最醜陋、最羞愧的過犯隱瞞,卻把相對地算不得甚麼的罪行瀟灑地向神承認!我知道「認罪」是禱告中不可缺少的一項,但是當我沒有勇氣面對自己最深、最徹底的軟弱時,常乾脆用一大堆含含糊糊、似是而非的說話概括自己的「罪行」,甚麼「求主赦免我隱而未現的罪」、「“若”我開罪了別人,求主原諒!」如此這般假設、概括和隨便的禱詞,是對神忠誠的表現嗎?抑或只是掩耳盜鈴的技倆?

我怎可以在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神面前說謊話呢?祂是連我的骨髓也能剖開、連我頭髪也數過的神,我若對上帝欠缺忠誠,那看似「誠信」的舉動,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甚至是輕慢上帝的行徑而已!

對神忠誠.坦白自省

艾瑞克(Eric Liddell)在 “The Disciplines of the Christian Life”一書裡提出四個自省的問題,幫助我們審查自己對神的忠誠:

  • Am I truthful? 我是否在每一項事情上都忠誠?是否在真理的事上絕不妥協?
  • Am I honest? 在錢財處理上,我是否全然誠實可靠?
  • Am I pure? 在生活習慣、思想模式、處事動機、與異性交往上,我是否全然純正、清潔?
  • Am I selfish? 我對身邊的人有沒有過份的要求?我的情緒是否時冷時熱,缺乏平衡?(約17:17-19)

誠信既然建基於對自己和對主的忠誠,就讓我們先從自己的禱告開始,做一個真誠的人;儘管備受敬重的人誠信都破產了,我們仍然決意向神全然真誠!

摘自《華基家訊》2012年5月

信仰,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