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家庭教养子女的挑战

移民家庭教养子女的挑战

移民家庭的子女拥有宝贵的跨文化经历和体验,这是他们的优势,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一些纠结。移民家庭的父母该如何帮助孩子建立世界公民的视野,掌握东西方文化的精华,成为家庭丶社区和国家的祝福?

移民家庭的孩子与本地出生的同辈相比,他们的生命中存在一个重大的困惑,就是身份定位的问题。“本地人”没有这个问题,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是明确无疑的,而移民的孩子就面临这样的困扰:我是谁?我是加拿大人?我是中国人?抑或是华裔加拿大人?移民的孩子会长期存有身份认知的困难。

对此,我自己也是深有同感的。我已经在北美生活近五十年了,我在这里工作、居住、交往,我的英语也已经相当纯熟,不带外地人口音,然而,尽管如此,我至今仍时不时遇到“本地人”问我:“你是哪里人?”显然,我的黄皮肤告欣他们,我极不可能是加拿大土生土长的人。由此我很能够理解作为移民的身份问题:我们一生都会被人这样问。

因此,移民孩子的身份定位是需要帮助的。这对他们的父母提出了一个挑战,移民家庭的父母应该设定什么样的目标,存什么样的心态?因为孩子若在这方面没有好好处理,或定位不准确,会带来自我评价的问题。每当他感到自己不被本地人接纳时,他会有自卑感,会自认是二等公民。这样,就有几个可能性:第一,他对父母决定移民不感恩,反会抱怨;第二,他觉得这不是他的地方,他容易放弃,他也不愿意交新朋友,留在自己熟悉的人群中;第三,相反,他也有可能因自卑而背弃自己的文化传统,不惜一切代价争取本地人的接纳——成为“香蕉人”。

帮助孩子身份定位第一条,是要帮助他们学好英语,学好本地话。50年前我来到北美,以前我是学过英语的,但所学的完全不够应付,本地人讲的话我常常听不明白。我突破语言关的方法是,上课坐在前排,把教授讲的话全用录音机录下来,回家再听。平时多跟本地人交流,多听。饭厅用餐时,我选择不与本族人同坐,而是与讲英语的人相处,并鼓励同乡之间讲英语。为了克服英语表达的困难,我积极勇敢分享自己的看法,参与讨论。我也主动告诉一些教授我是留学生,我讲话可能比本地人慢,请教授关注我,多给我一点机会。我发现教授都是乐意配合的。

我的这些经历,也是许多留学生、移民在初到陌生国家後都曾走过的经历。我不是从狭隘的“成功”角度来讲学好语言、适应新环境的,我期望的是,新移民家庭的子女能顺利走过相对艰难的最初阶段,让自己成为对家庭对社区的祝福,甚至是对国家与世界的祝福。从这个意义上,我更鼓励有语言天份的移民家庭的孩子再多学一些语言,比如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

此外,移民家庭的父母要帮助并鼓励孩子把新学到的东西跟他本来认识的东西融合。形象地说,就是当我们去超市买东西回来後,我们决不会把买来的东西随便一丢,而是衣服入衣厨,食品入冰箱,各归其类。原则上,新的东西要与原有的东西并列在一起。我们是一定会有所安排的,有的要扔掉,有的要保存。那麽,文化上我们也应该遵循同样的原则,教导孩子保持以前好的观念,与新的环境融合;有些不适合的,则要用新概念取代旧的。

以学习数学为例。中国人对数学的学习,是重视多练习,同一个题目练多次。西方的学习不是这样,而是重点放在要学生明白这个数学观念背後的意思。可以看出,东西方数学教学的朝向有明显的不同。但二者是各有好处的,不能说,现在我们学西方的方法就不需要练习了,也不能说东方的方法好就一味埋头苦练。当我们结合两者时,我们的数学学习就是各取所长,兼容共济。

综合上面的意见,我对於移民的子女如何顺利融入加拿大,有以下三个建议。

第一,积极学好英语。寻找好的教师,好的配套场合,积极与本地人交友,学会与陌生人闲聊。

第二,入乡随俗,静观当地的礼节,习惯,自重并重人,不给人歧视的借口。

第三,多尝试本地人的乐趣,滑冰,露营等活动。

令人高兴的是,加拿大是一个宽容友善的社会,在加拿大的学校里,老师普遍做得很好,不会轻视新移民的孩子;在社会生活中,在行政司法等方面,每个人的身份是平等的,不被歧视,国家有制度来保障移民的权益不会轻易受侵犯。这都是很好的外部条件,在此之上,再加上移民父母对子女有意识地引导与教养,必然事半而功倍。

家庭教育